2019年12月8日

90后差评师团伙敲诈手法隐蔽恶意差评侵蚀网络营商环境

恶意差评侵蚀网络营商环境亟待立法规制

90后差评师团伙敲诈手法职业隐蔽

仅仅依靠互联网企业的自治是不够的。高艳东指出,在治理恶意差评上,一方面需要行政部门更新理念,对恶意差评行为的危害性要给予重视,加大对恶意差评的执法和处罚力度;另一方面,也需要法律治理的不断完善,针对恶意差评的严重程度,从行政处罚到刑法规制给予完整覆盖。

除此之外,由于对于评价是否合理、是否涉嫌恶意差评的判断极有可能会很主观,一些互联网企业也在积极探索用更加合理的判定方法,来解决认知不同带来的判定差异。

事实上,有评价功能存在的地方,就有恶意差评生存的空间,包括点评网站、外卖网站、汽车论坛等用户评价具有举足轻重作用的平台上,恶意评价都是痛点问题。

除了现场跑步,本届搜狐新闻马拉松还联手国内知名运动社交平台——咕咚APP一同发起了“挑战明星超越自我线上跑”活动,线上线下一同开跑。全国超过20万跑友报名参与了本次活动。同时,更有斗鱼直播、虎牙直播、一直播的主播们一同参与到本次活动中,与明星大咖们一起挑战雪地越野跑。

不过,一向把跑步当成修行的张朝阳却一边神色自若地在山野间奔跑,一边笑称:“这也是最美路线”。与以往一样,这次崇礼马拉松也请来了诸多明星,包括钟欣潼、高鑫、曹云金、印小天、许飞、张宁江、徐洁儿、田家达等明星大咖以及冬奥速滑冠军、国际奥委会委员张虹、短道速滑世界冠军范可新、邢傲伟、王勇峰等体育健将。

曹云金因前段时间滑雪伤了肋骨,这次带伤上阵,尽全力完成五公里后,曹云金却转移了关注点:“这次在雪地里跑步比一般越野跑更舒服,因为可以欣赏沿途的雪景,非常美。”这种“苦中作乐”的乐观精神想必也给追随他目光的粉丝注入了新能量。

2018年6月,深圳龙华法院对这一差评师团伙作出刑事判决:7名犯罪嫌疑人故意以差评相威胁,对网店店主多次实施敲诈勒索,判决这7人敲诈勒索罪成立,有期徒刑7个月至2年不等、并处罚金。

此外,同在23日,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表示,吴敦义须快刀斩乱麻,就征召或初选尽快定夺,勿再迁延。

●在治理恶意差评上,一方面需要行政部门更新理念,对恶意差评行为的危害性要给予重视,加大对恶意差评的执法和处罚力度;另一方面,也需要法律治理的不断完善,针对恶意差评的严重程度,从行政处罚到刑法规制给予完整覆盖。

事实上,自2015年开始,搜狐新闻先后推出了众多重磅创新举措,进入快速增长通道,如搜狐首创的“双轮驱动”模式,一方面在头部阅读上发力“有品质的新闻”,另一方面则是在“中长尾个性化阅读”上发力“可信赖的资讯”。

跑马对于任何人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是雪地越野跑,此次在崇礼雪地越野跑赛程分别设有5公里、12公里、21公里三个赛段,就算是5公里,对于明星们来说,这堪称前所未有的挑战。

委曲求全换来更多差评

童某很在意自己商铺评价中的这一个不和谐的元素,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让对方满意。于是,他提出了买家可以退款退货,但是买家不同意。他又提出买家可凭票报销维修费用,买家依然不接受。

这可把他给愁坏了,但冷静过后,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是遇到职业差评师了。果不其然,在一番沟通后,对方提出索要8888元“补偿”,还不退还电脑。

正因为它能够直接影响商品和服务的口碑导向,也让一些不法分子起了歪心思,把“差评”当成了商机,干起了职业差评的勾当。谁也说不清第一个职业差评师究竟是从哪里开始,但一个客观的事实,是伴随着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恶意差评现象屡禁不止。

就比如说,作为综合新闻媒体,开设体育频道很正常,但在体育频道之外再开个跑步频道,这就非常个性化了。自从张朝阳迷上跑步之后,搜狐新闻的跑步频道不仅成了新闻媒体的独一份,而且内容不断丰富。而张朝阳这看似有点任性的举动,恰恰映合了当下的全民约跑、健身热。但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个个性化的年代,跑步频道让用户更深地记住了搜狐新闻,也增强了搜狐新闻的影响力。

“恶意差评不仅侵犯消费者和商家的利益,更侵犯互联网公平交易的秩序,损害了电子商务的营商环境,对整个经济健康发展来说是一块毒瘤。”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副教授高艳东说。

韩国瑜 东方IC资料图

而这已经是他们因同一件事情所受到的第二次惩罚。此前,深圳市龙华区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对他们分别判处7个月至2年不等的刑期。这意味着因为恶意差评,这一团伙遭到刑事民事的“双杀”。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日前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可以考虑对“不得删除评价”这样一刀切的规定进行完善,设置合理的标准,既能保护电商领域的信用评价制度,又能剔除恶意差评等不良内容,从而为创设更加良善的营商环境提供制度保障。

而从这次崇礼马拉松来看,选择山地越野跑让马拉松的挑战再次升级,其实这背后也能看出张朝阳和搜狐新闻对自我的更大挑战。

在本次跑团中,还有搜狐视频自制剧及搜狐旗下艺人。近期搜狐视频特别火爆的自制剧《奈何boss要娶我》主演王双、杨昊铭、易柏辰、刘贾玺和孙嘉琪,正在热播的《拜见宫主大人2》主演孙雪宁、李诺和卫然,即将播出的《不知东方既白》中的张静静、余玥、宋一雄等明星及搜狐艺人一同参与了越野跑挑战。

在经历了吉林长白山、丽江玉龙雪山、青海湖、日月潭、北海道等站的马拉松跑步后,如张朝阳最初的规划,搜狐新闻马拉松走向“美剧”制,已经到了第11季,在搜狐和明星的引导下,连续且持久的跑步风潮正在不断影响更多粉丝和网民,也带来了人们对于搜狐媒体的更多关注。

“在电子商务法具体落地的过程中,还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努力,在辨识出其可能带来后果的同时,建构一系列弹性规则来缓冲不良后果的产生,给予平台自治一定的空间,抑制恶意行为的进一步泛滥,进而为创设更加良善的营商环境提供制度保障。”刘晓春说。

对搜狐来说,媒体是搜狐的“看家”平台,从去年开始,张朝阳表示搜狐要回归媒体,让搜狐最基础、最核心的媒体业务形成更大的影响力。无论对于媒体还是视频业务,内容永远是最重要的,除了继续以往的个性化阅读之外,基于当前用户的阅读习惯,搜狐在媒体方面又进行了大量变革,一方面提升内容品质,另一方面则是优化推荐算法。

在平台协助下,深圳龙华警方展开侦查,最终抓获了曾某等7名利用差评敲诈勒索商家的犯罪嫌疑人,并查明该差评师团伙自2017年3月开始,利用同样的方法敲诈勒索了多名经营电脑配件的商家,童某只是受害人之一。

回归媒体,个性化和机器智能革新提升影响力

此外,搜狐提出自媒体“账号化”的变革方向,再基于移动端用户的需求变化,搜狐新闻客户端推进了“机器智能推荐”革新,并嵌入社交功能“狐友”,作为新闻资讯刚需之外的延伸,让用户获得更丰富的移动社交体验。

随后,阿里巴巴又将获刑的7人诉至法院,向该差评师团伙索赔70万元。近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被告的恶意差评行为扰乱了平台正常经营秩序,损害平台长期经营打造的电子商务营商环境,判决被告共计赔偿阿里经济损失8万余元,律师费等合理支出4万余元。

《流浪地球》也曾深受其害

“如果是职业差评师给打上的恶意评价也不能在甄别后进行删除,不正中不法分子下怀吗?”经营一家服饰网店的店主赵杰(化名)就曾遭遇过职业差评师的骚扰,他担心,如果明显的恶意差评都无法删除,就更容易被坏人利用对网店进行敲诈勒索了,职业差评师、恶意差评等现象,将会有所抬头。

今天,55岁的张朝阳和已经成立20年的搜狐都在不断挑战自我,不断努力前行,期待张朝阳的下一季马拉松。

迷上了跑步,就天天跑,甚至在一次次奔跑中挑战自我,张朝阳一直是这样一个非常有个性的人。在他的治下,搜狐新闻的个性化也越来越强。

当有重大新闻发生时,诸多新闻客户端都会第一时间推送新闻,这背后正是新闻客户端激烈竞争的写照。新闻竞赛也犹如一场“互联网马拉松”,也需要自我挑战的不断升级。

“背后肯定是同一拨人。”不堪忍受差评骚扰的童某选择了报警。

这不是淘宝店主遭遇的第一起案件。据阿里方面透露,自2017年阿里开展打击恶意行为专项行动以来,阿里已经配合多地公安机关破获20余起利用恶意差评对商家进行敲诈的案件。

考虑到被“差评”的是店里的“爆款”,怕差评对销量有影响,无奈之下,童某选择息事宁人。谁知,后面“套路”重重,他的网店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收到一条类似差评,并以此为要挟让童某给予“补偿”。

报道称,吴敦义说,他也没有跟郭台铭谈过,只有在党部表扬、颁发荣誉状,郭台铭也是在妈祖庙宣示参选2020。

一刀切规定亟待细分标准

近日在杭州互联网法院落槌的一起民事案件,将这一问题再次提上议事日程。在这起案件中,7名90后组成的差评师团伙被判决赔偿阿里经济损失8万余元、合理支出4万余元。

据了解,近年来,各大互联网平台都在各出奇招,致力于消除恶意差评的负面影响。比如,阿里不断完善平台治理机制、升级评价规则,并开发评价极速处理等赋能工具,帮助商家在遭遇恶意差评时能有效地进行投诉和举报;豆瓣在遭遇恶意差评刷分的质疑后,也回应修改了评分机制,剔除恶意差评影响;美团也为商家提供了投诉举报按钮,商家可以将疑似恶意差评提交给平台进行处理。

张朝阳跑马历来都会邀请明星,不可否认,这让搜狐新闻马拉松得到了更多关注,但从跑马赛程的设计以及明星们的认真态度来看,无论是张朝阳还是明星们其实都在身体力行挑战自我,给粉丝带去正能量,并希望带动全民健身。

由职业差评引发的案例,近年来呈多发迹象,这也让立法对恶意差评现象进行规范的问题进入人们视线。今年实施的电子商务法,对网络评价问题也有涉及。

于2019年实施的电子商务法第39条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删除消费者对其平台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评价。4月3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就《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其中也规定了网络交易经营者不得删除用户不利评价。

雪地新挑战影响更多粉丝

对于这样的规则设置,一些分析认为,如此规定保障了用户评论能够完整呈现,让评价体系更加客观;但是在一些商家看来,这样的规定会给恶意差评更大的作恶空间。

4月23日,韩国瑜在市政会议后发表声明,宣布自己没办法参加现在的“2020台湾大选”初选。韩国瑜此前表示,对一个刚选上高雄市长的人来说,根本不可能参加初选。对此,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在4月23日晚些时候予以回应。

●有评价功能存在的地方,就有恶意差评生存的空间,包括点评网站、外卖网站、汽车论坛等用户评价具有举足轻重作用的平台上,恶意评价都是痛点问题。

刘晓春指出,不得删除评价这样一刀切的规定,没有考虑到职业差评师、恶意差评等行为的存在,应当设置合理的标准,既能保护电商领域的信用评价制度,又能剔除恶意差评等不良内容。

阿里巴巴于2012年推出了大众评审机制,率先将陪审团模式运用至网络交易纠纷的解决中,把类似于不合理评价等一些难以判定的问题摆在普通用户的面前,用大众的朴素认知来判断究竟是否合理;微信将这一模式引入来判断“洗稿”问题;滴滴上线了公众评议会,试图通过邀请公众共同参与,群策群力解决行业的一些难题。

渐渐地,童某发现,有几次给出差评的买家使用的居然是同一手机号,甚至买家昵称也高度相似。

报警牵出了一个以差评师为职业的团伙。

从这次崇礼的“搜狐新闻马拉松”来看,雪地越野跑迎战艰难,搜狐新闻也将在媒体上进一步发力,在个性化、机器智能之上,再结合直播、社交等全新形式打造搜狐新闻的更大影响力。

在一些汽车论坛上,不同品牌之间通过恶意评价相互攻讦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让很多希望从论坛上获取车主真实用车感受的网友大呼“不知道该相信谁”。

据警方介绍,与传统的案件相比,不法分子利用恶意差评来敲诈,手法趋于职业化,也更加隐蔽。值得注意的是,这7名差评师都是90后,年龄最大的不过1991年出生,最小的才刚满20岁。

●恶意差评不仅侵犯消费者和商家的利益,更侵犯互联网公平交易的秩序,损害了电子商务的营商环境,对整个经济健康发展来说是一块毒瘤。

淘宝店主童某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2017年3月,童某看到,他店铺内鲜有差评的一个“爆款”电脑主机,收到了一条差评。这条差评非说他的产品有质量问题,童某觉得百思不得其解:“我店铺内所有的商品都有3C认证、进货发票,保质保真,但这条差评写了400多字,看上去可是没少费功夫。”

据媒体报道,在美团、大众点评上经营的商家,经营半年时间就遭遇了10多条不明恶意差评攻击,导致店铺持续亏本,无法正常经营。

据台媒中时电子报报道,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和马英九23日在三重参加先啬宫扛轿活动,吴敦义强调,还是会征召韩国瑜参加初选机制,让韩国瑜被动参选避免尴尬。

对于严重损害网络营商环境的恶意差评,究竟该如何治理?

张朝阳曾经表示,搜狐新闻客户端已经成为了一个超级APP,而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新闻APP。在这一战略之下,新的聚合频道的推出不断强化搜狐新闻的差异化打法。不仅有跑步频道,搜狐新闻还曾经推出、治霾频道、两会频道、地震频道等,使用机器聚合相关新闻、各类专业PGC内容,颠覆了曾经的新媒体内容编排模式,形成了独特的搜狐式“阅读流”。

目前来看,对于什么是恶意评价、恶意评价应当受到如何规则,法律上一直没有给出清晰的界定。不过,对于网络评价的规范,我国法律一直在探索。

传统的网络评价机制亟待改进,以优化网络营商环境。

无论是网购平台,还是外卖网站、点评网站、汽车论坛等,客观、真实的用户评价,都是非常重要的经营指标,也是消费者作为在网上甄别商品和服务是否靠谱的重要依据。

韩国瑜23日上午发表了对2020大选的五点声明,其中第4点指国民党“长久以来政治权贵热衷于密室协商”,已经离人民越来越遥远了,还希望党内高层能够“体察民意”。

淘宝也不是差评师活动的唯一场域。今年初电影《流浪地球》上映时,该电影在豆瓣上的评分,就被质疑遭到了恶意差评,引发了广泛的关注。

从《法医秦明》到《拜见宫主大人》,一部部大火的搜狐自制剧不仅捧红了诸多年轻演员,也都有了固定的粉丝群体,今年搜狐推出的《奈何BOSS要娶我》更创下了网剧收视率的新高。这次跑团中,《奈何BOSS要娶我》剧组的杨昊铭、王双、易柏辰、刘贾玺、孙嘉琪五位嘉宾崇礼再聚。第一次体验山地跑的杨昊铭说,穿防滑鞋跑起来有阻力,而王双则透露,这是她第一次参加越野跑,觉得挺刺激的,孙嘉琪更是巾帼不让须眉,成为首位冲到12公里终点的女生。

此次活动中,钟欣潼、高鑫和曹云金都是首次挑战马拉松。前不久热播的《都挺好》让高鑫“苏明哲”大火,此次崇礼跑马过程中,高鑫吸引了诸多粉丝的关注。“健身达人”高鑫跑后笑称:“平时只在健身房撸铁,这次在山地上跑步有点受不了,止步五公里,但是崇礼风景很美,要比健身房棒多了!”之后还不忘“苏明哲”附体,大呼:“我不会让大家失望的!我会继续努力的!”

SHARE:
188金宝搏滚球投注 0 Replies to “90后差评师团伙敲诈手法隐蔽恶意差评侵蚀网络营商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