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日

2019年陷入危机或“跑路”的教育机构已十数家

2019年他们“跑”了

今年陷入危机或“跑路”的教育机构已十数家

这些陷入“跑路”危机的教育机构,背后既有行业变迁淘汰所致,也有机构自身经营不善的原因,它们留下的经验教训可能已是“老生常谈”,但依然值得教育行业吸取铭记。

“对一家公司来说,突然出现的大规模退费很难处理。公司都是预付费模式,预付费并不是公司的确定收入,但获客成本、老师薪酬、场地费用等等都是固定支出,如果实际消耗的课程费用不够覆盖获客成本支出,亏损是毫无疑问的。”李默表示。

疯狂老师是一家面向K12阶段学生提供家教服务的机构,业务模式为采用O2O的方式让老师与家长通过APP直接对接,由老师提供上门教学。在家教O2O的辉煌年代,疯狂老师曾在短短9个月内完成了5次融资,总额超4400万美元,估值达2亿美元。

太傻留学披露的公告显示,2018年初时,公司员工达223人,到年末员工仅剩132人。

机构破产的原因并不新鲜,但即便有了前车之鉴,预收费的“真金白银”与大肆扩张市场的短期火热,仍让大批教育机构头脑发热地死在沙滩上。

2019年,我国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建设迈出重要步伐。11月1日起施行的新商标法,明确将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由修改前的三倍以下,提高到五倍以下,并将法定赔偿额上限从3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惩罚性赔偿额度达到国际较高水平。

今年2月,在线少儿思维训练机构“成长保”被曝停止运营。同月,老牌留学机构“太傻留学”陷入经营危机,并宣布破产清算。

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运用促进司司长雷筱云表示,高价值专利在支撑产业创新发展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促进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正成为当前和今后时期知识产权工作的重点。

知识产权量质齐升 转化运用至关重要

截至2018年末,太傻留学主要的预付款项均是由广告业务产生的,且金额较大。2018年,太傻留学未经审计的营业收入为3893.08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亏损为3883.37万元。在公告里,华闻集团称,受累于2018年广告业务未能回款导致现金流紧缺,留学业务无法正常开展和推广,太傻留学2018年业绩大幅度下降。在当年,太傻留学停掉了广告业务。

根据意见,力争到2022年,侵权易发多发现象得到有效遏制,权利人维权“举证难、周期长、成本高、赔偿低”的局面明显改观;到2025年,知识产权保护社会满意度达到并保持较高水平,保护能力有效提升,保护体系更加完善。

公司宣布停课,工作人员离职,法定代表人变更。留下的一地鸡毛,直接面对者成了学员与家长。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瞬息之间的危机来得如此难以预料,创办于2012年的莎翁少儿英语在7年后倒下。而有着20年历史的老牌培训机构韦博英语,也难过“经营不善”的劫。

3月15日,不少学生家长接到莎翁少儿英语通知,称因经营不善,公司进入内部清算和破产流程。16日,莎翁少儿英语称,公司银行账号已被冻结。

力度前所未有 保护水平将全面提升

受到影响的不止是韦博英语的员工。韦博英语部分学员在销售人员的建议下曾贷款支付学费,之后,韦博英语各地门店陆续关停,学员却仍要偿还贷款。面对维权诉求,高卫宇的一封信向学员解释了原因,却无法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结果。

机构大肆烧钱补贴,资本盲目疯狂涌入的背后,是家教O2O本身并不合理的存在模式:用户、老师黏性差,低频,变现难……而刷单、数据造假的质疑声同时存在,诘问着一众“明星”家教O2O机构。

专家表示,这是第一个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名义出台的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纲领性文件,将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动我国知识产权保护能力和保护水平全面提升。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努力催生科技创新的“累累硕果”,近年来,我国知识产权量质齐升。截至2019年6月底,我国国内(不含港澳台)发明专利拥有量为174万件,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12.5件。在信息通信、航空航天、高铁、核能等领域形成一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

也是在今年4月,儿童教育机构帕皮科技多名家长爆料,称其在北京的7个校区关停,疑似跑路。4月26日,帕皮科技发布文章称,2018年之后,公司资金出现问题,需要缩减校区,但在此过程中,部分校区资金链断裂,为保护学生和员工,公司才决定紧急闭店。

孩子的外教老师告诉她,自己已经三个月没有收到工资,而李女士的电子合同已经显示作废。不仅是课程没有上完,据媒体报道称,莎翁少儿英语一度拖欠北上广深多个城市至少1500名家长的费用。

不到两年时间,大潮退去,家教O2O平台失去了投资人的青睐,只能选择转型或者退场。疯狂老师2019年宣布谢幕,也只是一场迟来的告别。最终,一声“再见”溅起了一朵令人唏嘘的水花,又很快消失不见。教育新贵们无暇缅怀过去,毕竟,每一天都是新的战场。

3 早幼教机构成“重灾区”?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2019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显示,中国排名提升至第14位,位居中等收入经济体首位。在世界银行发布的《2020营商环境报告》中,中国营商环境在全球排名提升至第31位。

为解决知识产权维权举证难、周期长、成本高等问题,我国自2016年起探索建立知识产权保护中心,通过集快速审查、快速确权、快速维权为一体的协调联动方式,提供“一站式”知识产权综合服务。目前,全国已批复设立25家知识产权保护中心,未来将进一步加快布局。

与此同时,知识产权运用效益不断提升。今年上半年,全国专利和商标新增质押融资金额为583.5亿元,同比增长2.5%,质押项目数为3086项,同比增长21.6%。其中,专利质押融资金额为404亿元,质押项目2709项,涉及专利1.3万件。

“资金链断裂只是最终的结果,本质的原因就是服务质量不行,无法让用户续费率达到一定水平。”在教育行业从业多年的李默(化名)告诉记者,线下教育机构成本会更高,如果扩张速度过快,上课效果却满足不了家长需求,一旦引发退款,结果是致命的。“最主要的一点是运营模型不健康。”

“由于市场竞争激烈和公司经营不善,公司进入内部清算与破产流程,公司将尽力安顿好没有上完课的学员,安排其他形式和途径的上课方案。”2019年3月15日,李女士(化名)收到了莎翁少儿英语发给家长的破产通知。

目前正在推进的专利法第四次修改,明确单位对职务发明创造的处置权、规定加强专利转化服务、新设专利开放许可制度等是其中的重要内容,以更好促进专利实施和运用。

韦博英语的风波还未平息,原韦博英语旗下品牌开心豆少儿英语在10月25日发布通知,称受到韦博英语关闭门店的影响,公司的运营也受到了很大冲击,超出了开心豆所能承受的范围,公司已无力经营,将终止运营。

在此基础上,意见进一步提出,加快专利法、著作权法等的修改完善,大幅提高侵权法定赔偿额上限,加大损害赔偿力度。这必将对侵权行为形成有力震慑。

此外,意见对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行政手段”“经济手段”“技术手段”“社会治理手段”等进行了明确,意在用好知识产权保护政策“工具箱”,打好“组合拳”。

“家长对于关店停课的消息很敏感,他们担心机构跑路,会马上要求退费。有了一两个家长退费,口口相传,规模很快就会变大。由此带来的蝴蝶效应如果处理不好,对机构来说是致命的。”教育行业从业者孙静(化名)告诉记者,“聚智堂就是例子。”

“早幼教赛道出现此类情况,是过去几年资本过热积聚的问题。”21世纪教育集团COO许敏认为,“完全以商业操作模式办学,不尊重专业性需求,出问题是必然的。无论哪个行业,都会淘汰落后产能,这是市场定律。”

面对教育行业普遍存在的预收费现象,早在去年,国家就曾下发政策,要求面向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机构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应协调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今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印发《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同样对线上培训机构做出了收费时长限制。但政策监管中心为学科类培训机构,早教类、素质教育类培训机构依然有打擦边球的可能。

为创新者提供更多便利 营商环境显著提升

2019年上半年,国外在华发明专利申请量、商标申请量分别达7.8万件和12.7万件,同比分别增长8.6%和15.4%。“非本国居民知识产权申请数量是反映一个国家知识产权保护水平与营商环境的‘风向标’和‘晴雨表’。”国家知识产权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国外在华知识产权申请延续有力增长的态势,充分体现了全球创新主体对我国知识产权保护和营商环境的坚定信心。

2016年5月,聚智堂教育“跑路”,当时媒体报道称,涉及金额预估高达十几亿元。聚智堂官网微信曾发布文章表示,因个别别有用心的人制造谣言,导致聚智堂教育出现集中要求退费的挤兑事件,以致无法正常经营。此后,聚智堂再次发声,称公司将利用重资产变现来偿还家长债务,需要时间,希望家长给予喘息的机会和操作时间。但家长对聚智堂的信任已经所剩无几。

近年来,我国持续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社会满意度由2012年的63.69分提升到2018年的76.88分。今年11月,《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发布,对我国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作出全面部署。

4月8日,有家长爆料称高端亲子游泳早教机构沐奇亲子游泳自2019年起无法正常约课,近日来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几家店面相继关闭。

1 行业变迁,唯有适者生存

10月中旬,北京爱乐乐享早教中心多家门店陆续关门,单个门店涉及的学费或超600万元。

寒冬已至,2019年资本市场的降温对机构来说也不容忽视。根据多鲸资本发布的《2019上半年教育行业投融资报告》,今年以来,一级股权市场的募投进入下行区间,截至2019年6月30日,上半年教育行业一级市场投融资数量为160起,同比下降38.5%,为近四年新低。

2019年“跑路”事件频发,带来的消费者信任危机,又需要行业花费时间来消化。在教育行业经济周期下行的大环境下,教育行业表面上看来有几分萧条。

留学行业的政策法规未来可能进行的改革、美国留学的门槛增高、2017年底中介资质牌照的取消等原因都造成了太傻留学咨询服务业务的经营风险。而另一个对太傻留学来说更大的挑战是,传统门户网站的用户增长红利期已经过去,移动互联网逐渐发达,正如其在公告中所说,“对太傻留学互联网广告经营模式造成强大的冲击和威胁,同时对公司在移动互联网方面的投入也产生极大挑战。”

今年4月,朋恩早教全面关停。不久前,朋恩早教创始人张云鹏在一篇名为《烧了8000万,我为何没挺过寒冬?》的自述报道中称,“……所获融资基本被我们投入新店扩张,却又迟迟没有资金进入……另外,由于销售业绩不好,销售人员的绩效不理想,其中一些员工就开始利用运营漏洞……人员短缺,服务质量下降,用户体验差,进入恶性循环……”

上述两起事件拉开了2019年教培机构关门停业,甚至是跑路的大幕。莎翁少儿英语、沐奇亲子游泳、朋恩日托、韦博英语……截至目前,2019年陷入危机或者“跑路”的机构已达十数家,涉及K12、留学、早幼教等多个赛道。

今年2月份,太傻留学陷入了学员退费维权漩涡。于2013年被华闻集团(原名华闻传媒)收购的太傻留学,其实早在2018年已面临着经营变动。据其公告,2018年销售额较2017年出现了44.34%的下降,而毛利同比下降了93%。与此同时,公司管理层发生全面变动,现金流紧缺、大量员工离职,导致销售人员紧缺,市场宣传不到位,销售额因此大幅下降……

“不到最后一刻,我们都想支撑下去,但是朋恩最终还是走到了尽头。”张云鹏表示,自己对于公司的失败难以释怀。他总结朋恩早教的创业经历,“如果我们当时预料到早幼教等一系列政策的出现,就不会在A轮融资中签对赌,而是给朋恩一年的时间稳下来。”

与此同时,我国严厉打击非正常专利申请、商标囤积和恶意注册行为,开展“蓝天”专项整治行动,加强对专利服务机构的监管,净化市场环境。

4月下旬,帕皮科技在京7个校区关停,疑为老板跑路。26日,帕皮科技发文称,公司没跑,但资金链断裂。

提高审查效率、打击非正常申请、提供“一站式”纠纷解决方案……加强保护之外,我国采取一系列措施为创新主体和市场主体提供便利,更好满足社会需求,营造良好营商环境。

侵权假冒行为惩戒力度不断加大、新业态新领域保护制度逐步完善、审查效率和审查质量稳步提升……2019年,我国继续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营造良好的创新环境和营商环境。

随着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大幕全面拉开,一系列创新举措的落地实施将推动我国知识产权保护能力和保护水平全面提升,开创知识产权保护新局面。

我国持续提高商标专利审查质量和效率,目前,发明专利审查周期保持在22.5个月左右;商标注册平均审查周期稳定在5个月以内,达到国际较快水平。

内部问题困扰的情况下,太傻留学还面临着外部环境的冲击。太傻留学在其2018年半年度公告里称,因美国政府出台一系列新政策,限制了部分赴美条件,对美国留学市场冲击较大,因此主要的留学业务在2018年上半年有所下滑。同时,国家于2017年底取消了对出国留学中介资质牌照的要求,小型留学服务公司大量涌现,对原有的留学服务公司造成了一定冲击。

2 经营不善,留下一地鸡毛

10月,韦博英语各地门店陆续关停,涉及学员预付款和员工工资没有着落。创始人称,去年开始公司业务持续下滑,原定融资计划被推迟,导致资金链断裂。

离2019年结束还剩一个月,被曝出经营危机或者“跑路”的机构已达十数家,涉及K12、语培、留学、早幼教等赛道。而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早幼教被曝经营危机的机构数量居多,或成“重灾区”赛道。沐奇亲子游泳、于斯钢琴陪练、维乐早教、爱乐乐享早教、欧拉早教、朋恩日托等早幼教机构都在今年相继被曝出“跑路”传闻。

韦博英语创始人、韦博教育集团CEO高卫宇于2019年10月12日凌晨发布了《致韦博英语总部及上海各中心员工的一封信》,在信中,高卫宇称,“从去年开始,由于内外部的各种原因,我们的业务持续下滑,成本攀升,公司经营遇到困难……原定的融资计划不断被推迟,带来资金链断裂,无力履行当初的承诺(补发员工工资)。”

行业变迁大浪冲击之下,依靠传统模式的机构如同沙滩上的贝壳,只能随波逐流,极难再有主动选择的权利。对于这一点,宣布于2019年4月30日停止运营的疯狂老师也许有更深的体会。

这意味着家长在关注教育机构时,不能再一味地关注品牌,更要关注机构的运营品质。许敏指出,“机构的课程设置、师资状况、教学管理等等,都是家长需要关注的,尤其要关注预交费周期。”

“好看的数据会掩盖发展过程中的问题。”一位K12在线教育机构创始人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在一味追求增长时,许多机构没有及时意识到经济风向、用户需求、行业动向等变化,埋下的隐患在某一个时间点便会爆发。

SHARE:
2020欧洲杯预选赛 0 Replies to “2019年陷入危机或“跑路”的教育机构已十数家”